罗马对苏格兰的征讨也是先直入塞外后进行战略收缩

罗马最早入侵不列颠是前55年,带队的元帅是恺撒。起先罗马军团势如破竹,很快就打服了英格兰南部的凯尔特人。但是由于遇到了风暴,再加上投降的凯尔特人反复无常,为保守起见,最终恺撒主动撤回了法国。

第二年,恺撒在法国集中了25000人,再次远征不列颠。这一次与前一次一样,前期顺风顺水,后期遇到各种问题,最终恺撒在名义上迫使凯尔特人高层贵族臣服后,又主动撤回了法国。

在没有充足的兵力和物资补充的前提下再贸然出征,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占领

约100年后,罗马帝国的国力空前强大,连地中海也变成了帝国的内海,此时此刻,罗马具备了调集充足兵力和物资补充彻底征服不列颠的前提,于是在皇帝克劳狄一世的率领下,罗马军团第三次踏上了不列颠。

此次出征,罗马大军准备充分,帝国皇帝对征服不列颠的信念很足,不列颠岛南部的凯尔特人在抵抗了大约二十年后,最终放弃抵抗,现今的英格兰地区和威尔士地区被正式并入罗马帝国的版图内。而不愿意臣服的凯尔特人则退到了现如今的苏格兰地区。

83年(还有一说是84年),罗马军团趁热打铁,在征服苏格兰低地后,继续北上苏格兰高地,深入不列颠岛最北部,并在苏格兰东北部地区发动格劳庇乌山战役,以11000兵力将约30000凯尔特人击溃。

当然,对于格劳庇乌山战役的战果,欧洲史学界有异议。不过可以确定的事实是,84年那个时间点,苏格兰即便未被罗马彻底征服,但也已是罗马的囊中之物。只要罗马帝国舍得掏老本继续攻击,苏格兰凯尔特人必然成不了气候。

不过这毕竟是理想状态,一个国家打仗哪能不顾成本呢?苏格兰地区物产匮乏,尤其缺少铁矿等罗马人迫切需求的战略物资。并且苏格兰地形破碎,可耕种的土地少,大部分地域不仅苦寒,而且还贫瘠,罗马军团要是不顾成本的出击,凯尔特人可能没被打垮,罗马帝国的财政可能就要被拖垮了。所以在格劳庇乌山战役后的数十年间,罗马军团也就放弃了积极进攻的策略,放弃了苏格兰高地地区,退到了苏格兰低地,转而以修筑防御性堡垒和兵站的策略与凯尔特人进行对峙。

对峙了大约三十年后,时间来到公元120年前后。由于帝国的政策进一步收缩,罗马人对苏格兰低地的实际控制在皇帝哈德良登基之后,迎来了短暂的终结。

122年,随着长达117公里的哈德良长城的建成,位于苏格兰低地的众多堡垒和防御工事被遗弃,罗马不列颠省的北部疆域一度固定为哈德良长城一线。(几乎相当于现在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分界线)

138年,厄比克斯被任命为新任不列颠总督,第二年,在他的率领下,数万罗马士兵越过长城,对苏格兰进行征讨。(安敦尼决定北伐是因为凯尔特人经常越过长城南下袭扰,罗马人不胜其扰,安东尼遂决定一战解决问题)

这一战,断断续续打了数年,虽然战争的结果不明朗,没有彻底解决凯尔特人,但罗马又重新夺回了苏格兰低地,并且在该地区又重新驻扎了约16000多名士兵。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罗马人在哈德良长城以北约一百多公里处又修建了安东尼边墙。

196年,罗马军队在多次尝试北伐未果后,深感征服苏格兰高地的开销太大,消耗大量军费而得不到多少实际利益,是个无底洞。于是从这一年开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ygzy.com/,苏格兰罗马便又逐步往南收缩。安东尼边墙被废弃,国境线又回到了哈德良长城。

到210年,凯尔特人又三番四次越过哈德良长城,袭扰不列颠南部,时任罗马皇帝塞维鲁震怒。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边患问题,他再度亲率大军征讨苏格兰,并且他还制定了一个非常夸张的计划——

众所周知,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打仗只靠蛮力是不行的,还得动脑子。塞维鲁的种族灭绝计划一出,苏格兰的所有凯尔特人都拿起武器跟罗马人开战了,以至于罗马军团虽然在兵力上占有优势,但处处挨打,被凯尔特人的游击战打得苦不堪言。最后罗马军团损失了约五万人(有水分),就连皇帝塞维鲁在这次征战中也病死,可谓是赔了士兵又折了皇帝。

此战后,罗马被打疼了,因而也就再未大规模向苏格兰用兵,而罗马不列颠省的疆界也在近一百五十年的波动后,被永久固定在了哈德良长城一线多年后,西罗马帝国统治的崩溃。

从以上罗马征讨苏格兰的简叙历史中可以不难看出,罗马帝国打不列颠北部的过程与同时期的汉朝打匈奴一样,都是先以大军一路平推,横扫整个塞北,但后来由于经济方面的问题,被迫收缩。最后又因为几次不太成功的北伐,只得放弃扩张策略,转而在蛮夷与文明的交界处修建长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