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来了英国真的要分裂了?

苏格兰议会的129个议席中,民族党及绿党目前合共夺得最少65个议席。史特金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毫无疑问独派会成为苏格兰议会的大多数,而在任何的正常民主标准中,大多数都应该实现对民众的承诺。

自1603年伊丽莎白一世逝世,身后无嗣没有继承人,于是迎女王的表姪孙、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南下,成为英王詹姆斯一世,也结束了都铎王朝,开启斯图亚特王朝。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成为英格兰国王后,1706年签署“英苏合并”法案,英格兰苏格兰正式合并。

自此后300年,苏格兰虽然不断有独立声浪,但相对于爱尔兰、北爱尔兰等状况,苏独的风潮并没能高涨到“超出伦敦的控制范围”。整体苏格兰人意识转折的关键,是在1970年代北海挖出石油开始。

在上世纪70年代,沙特带头的阿拉伯世界石油禁运,引爆了“石油危机”,苏格兰北海石油的繁荣自此一飞冲天,永久性地改变了苏格兰。石油可能让苏格兰成为“欧洲最富有地区”,苏格兰萌生“拥油自重”的苏独火种。北海油田在2014年公投中也成为“苏格兰有实力建国”的最大经济依据。

苏独呼声重启的另一个关键是2016年的脱欧公投。即使在投票前,民调都还认为留欧派将获得最后胜利,对苏格兰而言,就经济与文化等因素,都期待欧盟框架能多少制衡英格兰的中央权力。一面倒支持留欧的苏格兰人,面对最后选择脱欧的结果表示极为不平。如苏格兰首席部长史特金就认为:不能因为英格兰人的决定,就要拖着苏格兰人一同承担。于是从2016年起,再次发起独立公投的呼声又出现。

在2020年新冠肺炎的疫情冲击,更加深了苏格兰人对中央与地方之间的歧异。苏格兰政府在史特金领导之下,展现出了一种相对沉稳的态度,民望不断上涨。许多人认为她防疫有方。

但根据英格兰的《金融时报》认为,苏格兰防疫出色其实是一种幻象。因为就实质死亡率而言,英、苏之间并没有差太多;就感染率,以欧洲平均而言都属偏高。

2014年9月18日,“苏格兰应否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公投结果出炉:55.3%拒绝,44.7%赞同,以39万票被否决,让苏格兰SNP的政治威信与声势一度萎靡,但独立火种并未就此熄灭。

从公投结果可以了解到,对于苏格兰人而言,独立与否除了与复兴民族大业、民族自尊有关外,务实地与英格兰政府就自治或更多权力的谈判与让利,也是很重要的手段之一。

苏格兰的关键筹码,北海石油,就预估将在2050年会完全枯竭,许多年轻一代认为,苏格兰应把握最后机会,掌握自我的财富自由,在未来不被英格兰控制与拖累,面临可能再度绝望的破产危机,苏格兰夺回主导权。

经过2014独立公投后,许多人检讨SNP的执政表现认为,扛着独立运动大旗的SNP在苏格兰治理上并没有比过去好。公投将人民从热情走向疲弱的态势。

再者从2014年开始,国际油价不断下跌,像在脱欧公投前,每桶原油平均价格都还可到100美金以上,却在往后一路崩跌,甚至一度跌到30美金一桶。石油税收利润、地方经济投资就受到严峻冲击,在油价与油田蕴藏越来越少的情况下;环保与全球暖化等相关法规的推出,都让苏格人对未来保持谨慎。

事实上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过关后,苏格兰现任首席部长史特金(Nicola Sturgeon)就不断公开主张“第二次独立公投”,但实际的推动进度却始终停滞、接近于零。

这是因为在2014年第一次公投失败后,全力拼苏独的独派主力大党“苏格兰民族党”(SNP)元气大伤,尽管仍能维持地方执政,但在接连的地方选举中,却屡屡无法突破“议会独自过半”的优势门槛。

直到今年大选前,史特金拉着“防疫红利”的高支持率,极其有望率领SNP重新夺回一党过半的优势局面。只要SNP能单独过半、泛独派在苏格兰又能大幅增抢席次,史特金不断争取的“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就有机会威压伦敦接受谈判。

殊不知在选情一片大好之际,今年3月份SNP内部,竟然爆发了极为严重而戏剧化“苏独内战”,以及一场独派颜面扫地、之后还触动“独派师徒互咬”的重大性侵丑闻…。

苏格兰一代独立领袖,萨孟德(Alex Salmond),他也是领导2014年独立公投的“苏独教父”。现任苏格兰首席部长的史特金更是他的政治徒弟。然而如此亲密的政治友好形象,如今却彻底决裂,关键就出在2017年的一场性丑闻案的政治调查。

2013年12月,萨孟德于苏格兰首席部长官邸“布特大楼”内,灌醉年轻秘书,有意图强暴最后“未遂”之嫌。然而这起事件当时受害秘书有向上通报,最后不了了之。因为2017年底#MeToo运动的延烧下,烧到英国政坛,苏格兰政府于是在2018年初承诺主动发起调查,自清门户,而首位被烧到的“政治人物”就是这位苏独教父。

苏格兰政府发现,针对萨孟德的的性骚扰或强暴未遂指控,至少有12起、共10名受害者。时间点分散在他掌政期间,包括言语性骚扰,对异性做出不当性暗示,甚至会随意碰触女性胸部或下体等争议事件。

萨孟德辩解:“依过往文化传统,使他并没有意识到正确身体空间的尺度,确实有可能做出让人不舒服的事情,但他并没有做犯罪行为。”萨孟德就这些调查在2019年开始不断地出庭,甚至一度被逮捕,但仍然维持被抹黑的论调,并将这些指控上纲到,是对他的“政治谋杀”,是因为他“推动苏独”。

2020年年中,苏格兰法院判决萨孟德12项罪行全部无罪,但其中针对秘书强暴未遂事件,苏格兰法院的说法是“未经证实”(not proven),言下之意认为萨孟德并非完全无辜,只是没有关键证据可定罪。这项调查的结果,使得苏格兰政府必须赔偿萨孟德50万英镑等诉讼费用,也令苏独势力产生严重分裂。

在萨孟德方面,他的政治阴谋指控无以为继,在今年宣布成立新的政党来参与5月的苏格兰议会选举,但是已经不能有效的形成影响苏格兰的政治势力了。

苏格兰和英格兰一直在算“公投赛局”,因为苏独派只要能拿下“多数执政”的优势地位,就有号召足以向中央呛声要争取“第二次独立公投”的谈判机会。伦敦虽然对苏独一投再投感到很不耐烦,但如果不给投,苏独力量必然会因为“英国的压迫自决”而更为强大;如果给投,虽然会冒着联合王国裂解的风险,但更有机会重现2014的封杀结果,直接强硬却和平地完成对苏独口号的“政治”。

但对现任首相约翰逊而言,苏格兰公投牵连的政治气氛,恐比2014年更为危险!

因为,不成功就成仁!只有两个结果,苏格兰独立,和苏格兰独立导致连锁反应爱尔兰也独立!

因为疫情与脱欧的冲击,已分别在北爱尔兰、威尔士,造成了强烈的反中央气氛,像是英国大报《金融时报》就在4月份连发了多篇重量级报导,讨论“联合王国是否可能就此裂解?”

甚至在苏格兰独立前景的讨论以外,更研究起了“爱尔兰统一北爱尔兰”的政治可能性。

附:一位女性朋友坐在对面,房间里放着轻柔的音乐,对着比利时精酿啤酒和法国玫瑰酒,西班牙小吃和意大利火腿片,我们聊聊欧洲。

网红经济是一种诞生于互联网时代下的经济现象,作为互联网时代下的产物,中国的网红经济在发展中迎来了爆发点,实际上,欧洲各国的大小网红们,也将目光投向了神秘的东方大国。

在网红经济迅猛发展的背后,折射出的是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强大活力和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ygzy.com/,苏格兰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