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银行都爱卢森堡(图)

卢森堡仅2586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只比海口市略大,在地图上常常被忽略。但是每天都有巨额的财富在卢森堡流转。

“国际化和跨境的金融市场,是卢森堡的特色所在,”卢森堡大公国驻上海总领事吕可为表示,这也是被法国、德国、比利时包围的卢森堡在“小国寡民”状况下的生存之道。

在人民币国际化、中资企业走出去和金融资产全球配置的浪潮中,中资银行纷纷出海,以期进一步完善跨国服务网络。

作为欧洲大陆的桥头堡,卢森堡正在对伦敦这一传统欧洲金融中心地位发起挑战。

从19世纪开始,卢森堡就和德国建立起关税同盟,一战后又与比利时建立货币同盟,二战后和比利时、荷兰建立起荷比卢共同体。

卢森堡是欧洲第一个推行UCITS(欧盟可转让证券集合投资计划)的国家。1988年,卢森堡加入欧盟,并以国内立法的形式认可了《欧洲基金指令》,从而获得了在欧洲经济区自由发售基金的“欧洲护照”,率先实现了基金的跨境销售。1980年年末开始,卢森堡的投资基金业获得了迅猛的发展,至20世纪末,基金资产已占该国GDP的9%。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卢森堡就开始仿效瑞士严密的银行保密制度,加之对金融行业极其优越的税收优惠政策,卢森堡吸引了大量的金融机构在此设置自己的机构。

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使得卢森堡的基金业具有强烈的全球化色彩。在这里有法定基金发起人近百家,管理机构约2000多个,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离岸基金服务体系。

【“欧洲通行证”是为卢森堡金融中心地位加冕的重要因素之一。此前,英国伦敦是中资银行在欧洲的最主要据点。但受金融危机影响,伦敦加大了对银行准入的监管力度,中资银行不得不将大部分欧洲业务转移至卢森堡。】

1979年,中国银行卢森堡分行成立,这是自新中国成立后其在海外设立的第一家银行分支机构。荷兰1991年,中国银行又在卢森堡设立了第一家拥有欧盟全面银行牌照的全资子公司。

普华永道中国银行业和资本市场主管合伙人梁国威认为,中国与欧洲的贸易量越来越大,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基本完成,使得中资银行以某一个欧洲据点为平台开拓整个欧洲业务成为可能。

一般来看,外资银行子公司被视为与欧洲本地银行一样的性质,在透明度、流动性缓冲等方面接受严格而繁琐的监管;外资银行分行则属于银行的分支机构,监管比较宽松,通常监管主要来自本国总部,同时享受来自本国总部的各项支持,FSA对外资银行分行的控制有限。而这一监管壁垒在卢森堡并不存在。

【卢森堡的UCITS跨境投资基金也有一定国际影响力—与银行牌照类似,UCITS基金产品只要在一个欧盟国家注册就可以在所有的欧洲国家进行活动,华夏基金和南方基金都曾在卢森堡设立UCITS基金,并通过卢森堡平台在整个欧洲进行分销。】

卢森堡是欧元区最大的财富管理和私人银行中心,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投资基金中心,是欧元区最大的再保险中心之一。

“作为欧盟国家,税收要符合欧盟的经济以及税收层面的法律和法规,”吕可为说,“从卢森堡整体税收情况来看,政府希望税收水平不会阻碍外资企业的商业计划和商业发展。但绝不是说卢森堡是低税赋的水平,因为它的税赋需要符合欧盟整体法律法规的要求。”

梁国威说,虽然卢森堡国家很小,但在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方面的银行业务在全球排名靠前。“对于国内金融界人士而言,卢森堡并不陌生。谈到财富管理、私人银行时,卢森堡是培训中心,此前常有国内银行家、银行从业人员、律师、会计师等去卢森堡考察其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业务,学习他们在红酒投资、艺术品投资及产品服务多样化等方面的特色。”

【如今,卢森堡正在致力于打造人民币离岸金融中心。截至2013年3季度,卢森堡的人民币存款/贷款量为欧洲第一,其中人民币存款560亿元,贷款670亿元;卢森堡注册的投资基金拥有的人民币计价资产为2217亿元;人民币债券在卢森堡证交所上市了40只点心债,总发行价值245亿元。荷兰】

在卢森堡,有着很多耳熟能详的企业—全球最大的钢铁企业安赛乐米塔尔总部坐落于此;世界轮胎三巨头之一的固特异轮胎将两个全球研发总部之一设在卢森堡,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防弹座驾轮胎就出自于此;迪拜塔外的玻璃,来自1981年就进驻卢森堡的佳殿玻璃。

19世纪之前,卢森堡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之后在丰富铁矿石资源下开展的钢铁冶金业带动了卢森堡的经济。如今,这个钢铁之都也表现出钢铁般的稳固特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ygzy.com/,荷兰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