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独立公投呼声再起又一场风波即将开始?

1月24日,苏格兰民族党公布了举行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的路线图。该党、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妮古拉•斯特金表示,如果她领导的政党在今年5月的苏格兰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她便将就苏格兰独立问题举行公投,无论英国议会是否同意这一举动。苏格兰民族党已经连续三次赢得苏格兰议会选举,民调显示第四次胜利也几无悬念。第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看来只是时间问题了。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见势不妙,急忙冒着异常严峻的新冠肺炎疫情风险,赶去苏格兰“灭火”。唐宁街10号向《太阳报》通报称,此次访问是“一场拯救英国的任务”,也是对苏格兰的一场“魅力攻势”。在北方,约翰逊大谈疫苗项目、“休假计划”和英军对抗疫的贡献,处处突出留在联合王国里对苏格兰的好处,宣称“我坚信,按照目前的安排,我们会过得更好”。

但这些论调却令人联想起了约翰逊的一位不幸的前任,戴维•卡梅伦。在2016年的“脱欧”公投前,为了说服英国选民投票留在欧盟,卡梅伦和他的保守党同僚们也是用同样的方式大声鼓呼的:留在欧盟,我们会过得更好。当然,他们在具体操作中多使用的是反面论证:离开欧盟意味着死路一条。

不论是正面的“好感传播”还是负面的“恐吓战略”,英国选民都没有买账。“脱欧”派,包括约翰逊本人,巧妙地抓住了民众对建制派的不满心理,利用“脱欧”这面大旗将卡梅伦和所有的既得利益者们一齐掀翻在地,掀起的波澜至今尚未彻底平息。现在,轮到约翰逊来面对正高举着“苏格兰独立”大旗,对自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斯特金了。

事实早已证明,“脱欧”并非英国诸多棘手的问题的解决之道,它新制造出来的麻烦比它解决掉的要多得多。对苏格兰来说,情况也是一样:从联合王国独立,并非英国“脱欧”的补救办法。虽然大多数苏格兰人在2016年投票反对“脱欧”,但毕竟还是有38%的人支持,如果苏格兰民族党真的成功实现了苏格兰独立,那么这个新国家同样要面临痛苦的分裂。独立后的经济前景也绝不会像斯特金们宣扬得那么美好:正如约翰逊不久前与欧盟达成的贸易协定所表明的那样,大型经济体与小型经济体之间的任何协议都只会有利于前者。

当然,这些都不会阻止斯特金。虽然已在苏格兰执政了十余年之久,但苏格兰民族党的政绩其实是一塌糊涂,学校和医院的问题多多,毒品致死事件和治安问题尤为突出,近四分之一的苏格兰孩子在贫困中长大。表现如此糟糕还能连战连捷,全赖“苏格兰独立”这剂选举灵药,该党是绝对不会降低声调的。

在此次访问中,约翰逊敦促苏格兰民族党人不要再没完没了地谈论新的独立公投,批评首席大臣的路线图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策略”,“苏格兰民族党政府在教育和打击毒品方面并没有取得显著的成功,这也是一个事实”。这番话并没有冤枉斯特金。

但正确的话不一定有人会听,约翰逊本人也并非说这番话的合适人选。他在苏格兰地区的支持率非常之低,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只会给对手拉选票。退一步讲,约翰逊自己当年同样是为了自己的权欲而大肆兴风作浪,将联合王国推进了深渊,现在的他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对自己有样学样的“后辈”呢?

更何况苏格兰地区政府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方面的表现也远远优于伦敦。斯特金的疫情通报会被誉为“事实准确、建议明智和谨慎的典范”,与约翰逊断断续续、夸大其词、苏格兰错误百出的简报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020年11月益普索•莫里的一项民调发现,斯特金对疫情的处理在苏格兰人中的净支持率为正61,而约翰逊的净支持率为负43。她的个人支持率也在一路飙升,而约翰逊的则在持续探底。

选民在一个议题上的态度也会影响到其他议题。截至今年1月底,最近的20次民意调查都显示,多数苏格兰人支持独立。1月24日,一次在联合王国的四个部分进行的民调显示,英伦三岛的大多数选民认为可能会在未来10年内独立;在苏格兰,49%的人支持独立,44%反对。鉴于民调已经多少恢复了一些可信度,如果第二次独立公投真的到来,那么联合王国的前景恐怕真的不妙。

事情也不会完全一帆风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5月的选举可能会推迟。苏格兰民族党前亚历克斯•萨尔蒙德正面临的性骚扰指控可能会拖累选情。该党自鸣得意的公投计划可能会受到法院的阻挠。约翰逊也可能施展他最擅长的妥协战术,开出一个爱丁堡无法拒绝的价格。

但这些小修小补显然无法解决英国的顽疾。在“脱欧”之后,这个国家需要的是一场彻底的变革,就像前首相戈登•布朗不久前所说的那样:“我相信,除非对国家治理方式进行深入改革,否则英国将面临成为一个失败国家的风险。”

这位工党前首相说,英国被以伦敦为中心的精英阶层统治,苏格兰并为他们的利益服务,许许多多的英国人早已对此失望透顶。布朗呼吁由“民主委员会”领导的根本宪法改革,该委员会将“审查整个英国的治理方式”。他建议在英国各地设立“公民议会”,“你不能只是让精英们自说自话,必须让人民参与进来,他们对如何应对疫情和经济衰退有自己的主张。”

布朗的这些观点都不是全新的。在英国“脱欧”后的震惊中,许多有识之士早已认识到了英国存在的这样那样的问题,改革的呼声一度此起彼伏。但很快,它们就和“脱欧”的波澜一起尘埃落定了,生活似乎又回归了常态,伦敦还是伦敦,对首都圈之外的“农村”漠不关心,对底层的声音充耳不闻。

于是麻烦又一次袭来了,连形式都没怎么变:上一次公投使英国离开了欧盟,这一次,联合王国分崩离析的钟声,似乎已经清晰可闻了。(责任编辑:王鑫 乐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ygzy.com/,苏格兰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